国产大模型问鼎AIGC第一股!连续2年盈利,营收10个亿


Warning: mysqli_query(): (HY000/1194): Table 'wp_posts'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 /www/wwwroot/www.rmltwz.com/wp-includes/class-wpdb.php on line 2349
国产大模型问鼎AIGC第一股!连续2年盈利,营收10个亿

【新智元导读】AIGC第一股真的要来了!创业十二年,从语音助手,到智能硬件、大模型AIGC时代,直至IPO,这家国产AI公司成功穿越了周期。

大模型赛道的第一家上市公司,要来了?

今日,AIGC第一股「出门问问」宣布开启招股,至19日结束,并计划将于4月24日正式以「2438」为股票代码,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。

图源备注:图片由AI生成,图片授权服务商Midjourney

此次,出门问问将发售84,568,000股股份,其中76,111,000股股份将作国际发售,余下8,457,000股股份将于香港作公开发售。

在IPO前,出门问问的投资方阵容,就已经涵盖了SIG海纳亚洲、谷歌、红杉中国、歌尔股份、真格基金、圆美光电等多家投资方。

「国际范儿」的出门问问,原来还是国家队。

其中,它得到了两大地方的国资支持,中关村国际有限公司和南京经开聚智科创投资合伙企业,作为基石投资者,参与了本次发行。

此番出门问问的港股上市,意义不言自明:国内的AI发展,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。同时,这也为后续国内大模型企业赴港上市定了调。

而出门问问的创业史,堪称中国AI发展史的缩影。

出海10年,享誉全球,海外营收占比将近一半,它的全球化之路,也是上市的重要一笔。

国内大模型创业如火如荼的两年,为什么是出门问问率先有望成为AIGC第一股?让我们来一一寻找答案。

全球率先盈利

在大模型商业化的赛道上,出门问问无疑是一匹「黑马」。

根据灼识咨询的报告,出门问问是亚洲为数不多的具有建立通用大模型能力的AI公司之一。

同时,它也是亚洲最早一批起步、营收最高的专注于AIGC技术的AI公司之一。

扎实的产品矩阵,技术积淀构筑起的品牌壁垒,前瞻性的出海之路,出门问问十几年前的布局,已经预示了今日的成功。

怎么做到的?

这当然要得益于,出门问问在历史上有远见、前瞻性的布局。

从语音助手、智能手表,到如今的大模型,在商业布局上,它永远走在时代风口的前列。

它手握的「三张王牌」成为基业长青的制胜法宝:

一是,深耕多年打磨的爆款产品,不仅带来极致交互体验,还收获了海量数据沉淀。

二是,深耕多年技术打造的行业领先的自研多模态大模型「序列猴子」,通过赋能自家产品,大大提升了性能。

三是,敏锐的嗅觉,以及持续本土化努力,让出门问问在海外市场屡建奇功。

接下来,让我们展开说说,出门问问的昨日布局,如何铸就了今天的成就。

早在2012年创立之初,出门问问便确立了以语音交互为核心的战略,立志打造中国的「Siri」。

正是这一决策,奠定了公司在AI领域的先发优势。

成立两年,在可穿戴设备如火如荼之际,出门问问推出了首款智能硬件设备——TicWatch。

凭借出色的交互和实用功能,TicWatch 出海后迅速受到大批用户的青睐,成为公司重要的里程碑式产品。

到了2020年,GPT-3横空出世,拉开「大模型」革命序幕。

此时,出门问问团队迅速转入新阵线,积极布局大模型研发,并在2021年推出了首个通用大模型「UCLAI」。

随后,它在2022年,率先推出了AIGC在中国的首个商业应用——「魔音工坊」。

2023年,这家公司4月发布了「序列猴子」,在国内大语言模型的混战中有了一席之地。

此外,它还提供了全面的AIGC解决方案,包括数字人制作平台「奇妙元」、数字员工生成平台「奇妙问」以及「魔音工坊」海外版「DupDub」等。

因此,从2020年至今,出门问问在全球已经拥有了1000万名AIGC解决方案用户,付费用户超过了86.5万名,产生100多万笔付款。

靠大模型自我盈利有多难?出门问问做到了。

在2022年,出门问问就已实现扭亏为盈,22年和23年的经调整净利润均为正,正式成为一家能够自我盈利的大模型公司。

从招股书的财务数据上可以看出,2021年至2023年,出门问问的营收分别为3.98亿元、5.00亿元和5.07亿元。

从图中可以看出,来自AI软件的收入,从2021年的0.60亿元增至2023年的3.43亿元,复合年增长率140%,收入占比从15.0%提升到了67.7%。

其中,公司从AIGC解决方案获得的收入,2021年至2023年分别为682.2万元、3985.7万元和1.18亿元,复合年增长率超300%。

可见,经过12年的技术积累,出门问问已经在大模型浪潮中成功找到了获利途径,同时爆发出了不可忽视的市场影响力。

在前方,道路会更加耀眼。

在氪金的大模型时代,资源可以靠融资,也可以靠自身通过技术—产品—商业化的自我闭环来获取。难能可贵的是,出门问问主动选择并率先实现了后者。

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,中国AIGC的市场规模已从2020年的1亿元以100.8%的复合年增长率增至2022年的4亿元,并且,预计将以136.3%的复合年增长率在2027年进一步增至326亿元。

届时,出门问问必将以滚雪球的方式,获得更大的盈利。

海外营收占比近半

作为一家穿越了周期的AI公司,「出海」,同样是出门问问商业化战略的重要一环。

近年来的收入构成中,年均收入的近一半,都是海外业务贡献的。

2023年下半年开始,「出海」顺势成了圈内的热潮。

国内巨头、初创企业、个体开发者、SaaS转型AI Apps的出海老兵,纷纷向美、日、新等地区进军。

而这股出海的潮流,出门问问早在2016年起,就已经踩准了。

第一个打动高通的中国企业

2016年,其智能硬件产品TicWatch登陆英美澳加等发达国家和地区,早早在海外打响了知名度。

随后多年,TicWatch都常年盘踞智能手表 BestSeller 排行榜Top3。

而TicWatch Pro3甚至成为了全球首款基于高通4100芯片+谷歌Wear OS操作系统的可穿戴设备,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以研发和产品打动向来严谨的高通,成为高通骁龙4100芯片可穿戴领域的阿尔法用户。

如今,TicWatch系列产品已远销英、美、澳、加等150多个国家和地区,获得多个国际奖项。

2023年「魔音工坊」海外版「DupDub」的上线,一度掀起国外网友「捏声音」的热潮。

「DupDub」支持超过37种语言,成为YouTube、Instagram等平台创作者的重要工具。

如今,「DupDub」已经面向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服务,入选「AI产品榜」出海明星榜单。

全球化基因,与巨头共舞

出门问问自诞生之日起,就深深烙上了国际化的基因。这一点,从创始团队的背景中可见一斑。

创始人李志飞出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语言与语音处理实验室(CLSP),是前谷歌总部科学家、自然语言处理及人工智能专家。

回国创业时,他把在谷歌做机器翻译和语音识别工作的经验带回了国内,出门问问带着「世界顶级科技公司」的基因而出生。

随后,大量谷歌、微软工程师,和哈佛、斯坦福、MIT的毕业生,让它更是坐实「美国名校收集器」的名号。

出门问问,也自然具备了强烈的硅谷初创风格。

股东背景国际多元

此外,出门问问的股东背景也非常国际多元。

它曾与谷歌、高通等巨头共舞,让谷歌投资、陪跑十年,还获得了红杉资本、真格基金、SIG海纳亚洲、歌尔股份等国际知名机构的投资。

在2015年,出门问问与谷歌达成战略合作,获得谷歌投资,大步开启真正的全球化之路。

英伟达,也是出门问问的AIGC领域深度合作公司。前不久的GTC2024盛会上,还宣讲了双方在3D数字人方面的合作。

纵观出门问问的十二年发展史,正是凭借出海与国内并举的商业化策略,公司才得以在全球率先实现AIGC业务盈利,走在行业前列。

如今,出门问问在AI全球化的市场格局中,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,还将迎来新的爆发点。

「产模结合」是AI公司最好的出路?

跟其他创业公司相比,出门问问并不单纯追求算力和参数的比拼,而是践行「以产养模、以模适产」的产模结合之路。

在AIGC的商业化运作中,最终实现了「技术、产品、商业化」三位一体。

一些全力卷大模型的公司,在算力和人才上投入了巨额的资金,但却在落地应用中举步维艰。

只有极少数头部大模型公司,比如OpenAI,受到资本市场持续青睐,并愿为其输血买单。

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Inflection AI的故事:这家疯狂融资15亿美元的明星初创企业,最终因无法找到模型变现的突破口,核心团队被微软收编,堪称AI创业的一大警示。

另一方面,不少拥有成熟产品的公司也试图借力第三方大模型分羹AI盛宴。

然而, ChatGPT现象级应用诞生之后,至今我们还从未看到APP规模化的成功案例。

与此同时,对接外部大模型的产品公司,还面临着被更新换代的下一代通用大模型,淘汰碾压的风险。

曾被视为AI明日之星的内容创作工具Jasper,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。

凭借OpenAI模型起家的它,在OpenAI自己入局后,迅速被边缘化。

那么,有没有一条路径,能让一家公司在模型和产品上同时发力,同时还能实现到市场盈利的跃迁?

这也就是出门问问所提的出新模式——「产模结合」,又称产模一体化,价值所在。

构筑独特的商业增长飞轮

「产模结合」能够带来三大优势,对于企业效率提升毋庸置疑,最终实现一个商业闭环。

首先,拥有自己的模型,可以帮助产品得到快速响应。而且自己打造模型,能够让成本更可控。

而且,通过产模结合,能够帮助公司针对客户需求,进行定制化开发。

总结来看,如果一家公司既有产品又有模型,就可以实现二者的良性循环,更有机会形成数据增长飞轮,实现TPF(Technology-Product Fit)到PMF(Product-Market Fit)的跃迁。

也正是藉此,出门问问率先实现了「技术、产品、商业化」的自我闭环,成为全球第一家盈利的大模型公司。

而未来,根据自身发展战略,出门问问还将以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,继续投入研发资源。

创始人前谷歌AI科学家

一家公司的持续成功抢跑,背后一定离不开创始人的认知高度与战略眼光。

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,是这一波大模型浪潮中,最早躬身入局的一位明星创业者。

毕业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计算机系,李志飞博士曾供职谷歌,任机器学习与机器翻译科学家。

在这过程中,他积累了许多NLP的经验,还是主流翻译开源软件Joshua的开发者。

2012年,年仅36岁的李志飞毅然决定回国,创办了出门问问,致力于开发出下一代语音助手。

彼时,他既没有团队,也没有产品,仅是凭借几个demo拿下了10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。

然而,创业头几年,出门问问却遇到了商业化难题。

凭借对技术趋势的判断和个人远见,李志飞找到了「智能硬件」的突破口。

2015年,这家公司发布了首款软硬结合的AIoT智能设备TicWatch。并在次年,推出了海外版TicWatch。

接下来几年中,出门问问接连发布了多款智能手表、智能耳机、智能跑步机各种硬件产品。

当所有人认为,李志飞带领团队深陷智能硬件的「坑」中,无法逃脱出来时,他们借助SaaS再次实现了营收。

在看到GPT-3令人震撼的强大通用能力之后,李志飞做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——开始探索中国的GPT-3之路。

这也标志着,出门问问实现了关键转型,从专攻特定任务的AI,逐渐走向通用型AI。

经过一年的时间锤炼,通用大模型UCLAI在2021年诞生。与此同时,出门问问还做出了一系列AIGC产品,比如「魔音工坊」等等。

ChatGPT横空出世后,李志飞对此兴奋不已,并认为自己的时代到了。

为了弄清ChatGPT背后原理究竟是什么,他再次飞往美国,去寻找答案。

「不到硅谷走一遭,是体会不到AI大模型时代降临的感觉的。」

正是这次外出之旅,给了李志飞带来了很大的信心,并决定和团队一起重启大模型项目的研发。

这也就有了后来我们人人熟知的故事,「序列猴子」大模型发布,以及新模型赋能加持的一系列AIGC产品的推出。

凭借特立独行的十二年,李志飞一直坚持在时代浪潮淘沙中,不断突破自我。

并且,在每次新的技术热潮来临之前,他都能经过缜密思考做出前沿的决定,引领公司迅速迁移到新的范式中。而出门问问也因其多年积累的高效组织能力和运营能力,俨然成为快速适应任何技术陡峭变化的「积木型公司」。

而大模型或许就是李志飞全身ALL IN的真正阵地。所幸的是,他成功了。

离24日正式上市的日子,也不过几天。

全球AI激战正酣之际,凭借12年在AI领域不断创新,出门问问将成功问鼎AIGC港股第一股!

参考链接: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qfcILRJDs7PT6gCSeiKmFA

本文来源于网络。发布者:rmltwz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rmltwz.com/192907.html

(0)
rmltwzrmltwz

Warning: mysqli_query(): (HY000/1194): Table 'wp_posts'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 /www/wwwroot/www.rmltwz.com/wp-includes/class-wpdb.php on line 2349

Warning: mysqli_query(): (HY000/1194): Table 'wp_posts'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 /www/wwwroot/www.rmltwz.com/wp-includes/class-wpdb.php on line 2349

Warning: mysqli_query(): (HY000/1194): Table 'wp_posts'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 /www/wwwroot/www.rmltwz.com/wp-includes/class-wpdb.php on line 2349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